<var id="0du7s"><label id="0du7s"></label></var>
<blockquote id="0du7s"></blockquote><thead id="0du7s"><del id="0du7s"></del></thead>
<thead id="0du7s"><del id="0du7s"></del></thead>
  • <thead id="0du7s"></thead>
  • <object id="0du7s"></object>
    鳳凰佛教出品

    【94期】中國佛教走向世界:不能總盯著“佛教GDP”

    2017-06-16 07:47:03 鳳凰佛教 裴勇

    中國已經舉辦四屆世界佛教論壇(圖片來源:鳳凰佛教)

    先賢與先導:中國佛教走向世界始于太虛大師

    回眸過去,近現代以來,中國佛教走向世界始于太虛大師。太虛大師在其《告徒眾書》中曾言,他在1924年對佛教發生二種新覺悟,一曰“中華佛化之特質在乎禪宗:欲構成住持佛法之新僧寶,當于律與教義之基礎上,重振禪門宗風為根本”。二曰“中國人心之轉移系乎歐化:欲構成正信佛法之新社會,當將佛法傳播為國際文化,先從變易西洋學者之思想為入手,因著人生觀的科學及大乘與人間兩般文化,以見其意”。即一方面大師對內要重整佛教教理和制度,另一方面要先通過善巧發掘佛法真義對外影響西方乃至世界,進而建立正信佛法流布之新社會。

    大師既是思想家,亦是行動者,同年即開啟了他的世界佛教運動。實際上1923年太虛大師即提出成立世界佛教聯合會的構想,并盡當時之力聯系有關國家佛教徒或關注佛教者,于1924年在廬山召開首屆世界佛教聯合會大會,1925年本欲在日本召開二屆世界佛教聯合會大會,但因與日方理念目標不同未果,只好通過協商與日本佛教界在東京召開東亞佛教大會。之后,為繼續拓展其世界佛教運動之理想,大師遂于1928年以世界佛教聯合會會長名義赴歐美弘法,成為近代以來中國僧人赴西方弘法的第一人。

    大師在巴黎題為《西來講佛學之意趣》的演講中指出,歐洲人所知道的佛學局限于小乘上座部巴利語系,而對大乘經典知之甚少,且歐洲有圣人之才而缺少圣人之道,中國有圣人之道而缺乏圣人之才,并陳述了大乘佛法對于歐洲人的必要性。大師在倫敦經蔡元培先生介紹與英國著名哲學家羅素會面交談,向其介紹中國佛教,并論及佛法與哲學等話題。大師在美國耶魯大學發表講演,介紹中國大乘佛教。大師此次歐美之行的最重要成果、也是其世界佛教運動的高潮,是在巴黎與伯希和等10余名著名人士共同發起成立世界佛學苑,宗旨是,“昌明佛學,陶鑄文化,增進人生之福慧,達成世界之安樂”,并陸續在巴黎、倫敦、芝加哥成立世界佛學苑通訊處。

    大師回國后即積極著手“世佛苑”的籌備工作,先后成立世佛苑籌備處、圖書館、改組成立華日文系學院(閩南佛學院)、華英文系學院(北平柏林教理院)、漢藏文系學院(重慶漢藏教理院)、錫蘭文系學院(西安大興善寺巴利三蔵院)。然而由于國力尚弱,時運不濟,戰事頻仍,佛教現代轉型未完成,缺乏有力的組織建構和足夠的人才儲備等諸多原因,幾個學院多未能持續下去,只有漢藏教理院在抗戰后方勉力維持,成為大師圓寂前繼續推進世界佛教運動與佛教改革的重鎮。

    此外,當今最重要的世界佛教徒聯合組織——世界佛教徒聯誼會的成立也與太虛大師的世界佛教運動構想直接相關。1939年11月大師率弘法參訪團赴緬甸、印度、錫蘭、暹羅等國,宣傳抗日,尋求東南亞佛教徒及國際社會的同情與支持。其間,大師曾向全錫蘭佛教會會長馬拉拉•塞克拉博士建議成立“世界佛教聯合會”。世界佛教徒聯誼會的成立無疑是受到太虛大師的啟發,與大師及其弟子法舫法師等的努力是分不開的。2014年,第27屆世佛聯大會在中國召開,這或許是對大師努力的一種追憶和紀念。

    盡管太虛大師的世界佛教運動由于缺乏必要的環境和條件而未能完全實現,但大師宏大的世界理念和的寬廣的國際視野、其勇猛精進的實踐精神以及其打開了中國佛教世界佛教運動的局面,無疑給今天的中國佛教繼續走向世界奠定了重要的思想和實踐基礎,并成為當代中國佛教進一步走向世界的先導。

    時輪與時運:不能總盯著“佛教GDP”,中國佛教應放眼世界

    時輪運轉,太虛大師圓寂后,中國佛教在海峽兩岸四地繼續艱難維持。上個世紀50、60年代,隨著美國移民政策的放寬,在港澳的中國僧人開始赴美國弘法建寺,傳播中國漢傳佛教。其中,1968年宣化上人在赴舊金山成立金山寺,創建萬佛城和法界佛教大學,收了好多美國弟子,影響深遠。后來有壽冶、敏智、浩霖等長老創辦美國佛教聯合會等,為中國佛教在美國發展打下重要基礎。臺灣佛教在解嚴后隨著生存環境的改善獲得長足發展,除了在本地蓬勃發展外,臺灣佛教界還將視野投向國際,以星云大師和圣嚴法師為代表,圣嚴法師最初于1979年在美國紐約建立禪修中心,后改為東初禪寺。星云大師于1988年在洛杉磯創建佛光山第一個海外道場西來寺,后又陸續在全球各地建立了200多個海外道場。以往在西方國家,日本佛教,特別是以鈴木大拙為代表的日本禪宗影響較大,曾經一度西方人只知道有Zen(日本禪),而不知有Ch'an(中國禪),直到今天英文禪一詞仍沿用Zen。隨著前述中國僧人的不斷進入,中國漢傳佛教逐漸開始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西方人開始領略中國漢傳佛教的魅力。這一進程,隨著后來中國大陸僧人赴歐美弘法的增多,仍處于持續強化過程中。

    中國大陸佛教在改革開放后隨著宗教政策的落實獲得了恢復性的快速增長。“時輪再轉兩千年”,中國佛教迎來了新的一輪發展機遇。中國經歷了30年的高速增長,GDP已達全球第二。中國佛教經過30年的高速增長,佛教寺廟硬件建設的突飛猛進、佛教財力的持續積累、佛教各類活動的廣泛開展、佛教僧人群體的擴展、佛教信眾基數的大增為佛教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豐厚的物質基礎和后勁支撐。中國佛教界充分認識到中國佛教的發展不能總是停留在“佛教GDP”的增長上,而必須對內固本強基,開發佛教的精神內涵,加強佛教軟件建設,把資源有效引向文化教育、人才培養、信仰修持等方面。對外要推動中國佛教又出去,不斷擴展中國佛教的世界影響和國際話語權。

    趙樸初大德曾經總結過中國佛教有三個優良傳統,其中之一就是國際交流的傳統。改革開放后,中國佛教從自身傳統出發,同時配合國家的內政外交開展一系列的國際交流弘法活動。包括常規的與有關國家佛教界定期互訪交流、佛牙舍利、佛指舍利等佛教圣物赴有關國家和地區的供奉瞻禮、出席國際佛教會議和宗教和平會議等,一直在努力擴大中國佛教的影響。其中較早最具影響力的就是趙樸初大德1993年提出的建立“中韓日三國佛教黃金紐帶”的構想,并據此形成機制化的每年一度三國輪流召開的三國佛教交流會議。此舉不但推動了地區性的佛教共同體建設,而且對地區和平穩定和世界和平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比如,無論中日關系如何風云變幻,中日佛教之間的友好交流一直沒有中斷,而成為兩國關系的有效舒緩劑和溝通橋梁。

    進入21世紀后,中國佛教界的國際視野更加寬闊、走向世界的意愿更加強烈。其中,最具影響力的舉措就是在國家宗教局和中華宗教文化交流協會支持推動下開創的世界佛教論壇這一具有深遠意義的國際佛教交流機制。筆者曾經親歷了這一機制策劃推動成立及首屆論壇召開的全過程,并參與起草了論壇宣言。論壇聚集了世界各國的佛教代表,共同探討各國佛教共同關心的世界佛教面臨的共同問題,也彰顯了中國佛教的開放精神和國際視野。不能不說,世界佛教論壇在基本形式上讓我想起當年的世界佛教聯合會大會,或可看做是對太虛大師世界佛教運動一種接續,而且具有了更新的時代意義。至今世界佛教論壇已經召開四屆,在中國臺北和中國香港都有召開,如果未來世界佛教論壇能夠進一步實體化,并能在國外召開,將進一步放大中國佛教的國際視野,增強中國佛教的國際影響力,強化世界佛教命運共同體意識。

    當下與當機:守住這顆心,走好每一步!

    回到當下,顯而易見,中國港澳臺地區佛教發展的高峰期已過,目前進入穩定期和守成區,并向精耕細作發展。而中國大陸佛教已全面進入蓬勃發展期。有一種擔心以為,我們國內佛教自己的事還沒做好,沒有人才,怎么有能力去開展國際弘化?其實在高速發展的當今時代,你無法再等,只有同步進行,各種人才也都是在具體做事在具體行動中培養打造出來的,如果等到萬事俱備,恐怕為時已晚。在這個全球互聯的時代,你必須盡早融入這同一個世界。因此,除了對內注重加強佛教精神信仰、文教慈善層面的軟件建設之外,中國佛教“新僧代”有識之士在已有基礎上進一步將視野向國際延展。特別是中國政府倡導“一帶一路”建設,助推中國佛教,進一步加快走向世界的步伐。

    例如,北京龍泉寺借助互聯網優勢,開通了學誠法師十五種語言微博,更加方便向世界各地傳播中國佛教、漢傳佛教。時代進入到當下,已經無需絕對靠建設實體道場傳播佛法,互聯網已經具備強大的傳播手段和能力。當然不絕對并非完全不需要。近年來,龍泉寺陸續隨緣開始了海外建寺的步伐。目前,已經在荷蘭建立龍泉大悲寺、在非洲博茨瓦納建立博華寺,在德國法蘭克福建立龍泉道場,美國龍泉道場也正在籌建中。

    再如少林寺,永信法師率領少林寺走出國門的海外之路由來已久,到目前為止少林寺已經建立了40多個海外中心,2010年在柏林成立少林歐洲聯合會,包括歐洲十幾個國家的少林中心,2011年在洛杉磯成立少林北美聯合會,包括美國加拿大十家少林中心。少林寺海外弘法有兩個不共的最大特點,一是少林海外道場能夠進入當地主流社會,加入道場并參加活動的以當地人為主,不像其他漢傳佛教海外道場,多以當地華人華僑為主。二是少林海外道場通過少林功夫的獨特魅力吸引各國受眾,成為其獨特的接引方式,進而令其了解佛法、進入佛法。少林海外道場既傳授功夫,亦傳授佛法。

    又如,深圳弘法寺、三亞南山寺印順法師,近年來依靠深圳和海南區位優勢,全面開展與東南亞、南亞國家的佛教交流。他從戰略視角出發,首提“南海佛教文化圈”理念,并配合國家一帶一路建設深度開展南海佛教交流。近年來,印順法師著力打造了幾個南海佛教交流平臺,包括博鰲亞洲論壇宗教分論壇、南海佛教深圳圓桌會議、南海佛學院、本煥學院等。這些平臺以東南亞、南亞國家佛教界為主,涵蓋了南傳、漢傳、藏傳三大語系佛教的交流共建,對于強化地區佛教共同體意識、構建地區佛教共同體、落實一帶一路建設中的民心互通意義重大。

    讓我們回到當前。把目光從東北亞的三國佛教黃金紐帶和東南亞的佛教命運共同體投向太平洋東西兩岸——作為一帶一路延伸區域的北美太平洋地區,這里即將召開中加美三國佛教論壇,這將是中國佛教走向世界、與世界互聯又一新的平臺。據悉,本次論壇由加拿大湛山精舍發起,加拿大佛教會、中國佛教協會和美國佛教聯合會聯合主辦,三方已經明確將此論壇機制化,每兩年舉辦一次。本次論壇將在頗具影響力的加拿大著名學府多倫多大學舉辦。這次論壇主題為“圓融中道,持久和平”,應該是主題體現了佛教、特別是漢傳佛教的核心思想,也是推動實現人類持久和平的重要理念。

    本屆論壇議題,包括了人間佛教、菩薩行以及佛教與其他文明對話當今最核心的佛教議題。人間佛教的菩薩道不但是當今佛教的核心實踐內容,也是讓西方和世界了解中國佛教、認識佛法精髓的一個重要角度。應該說,佛教國際化是當今佛教發展的趨勢,漢傳佛教的國際化同樣勢在必行,在全球化的大交流時代,任何一個佛教傳承都不可能關門辦教而必須融入到全球視野之下,在人類文明的共建中發展完善,發揮影響。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佛教也必須要增強命運共同體意識和協作意識,首先是全面建立佛教命運共同體意識,各國各語系各宗派佛教應該加強互動交流,加強平等互尊、加強團結協作。同時佛教還要與其他文明加強對話與協作,共同應對全球問題和全球危機,參與共建人類新型文明,共建全球命運共同體。在此,期待中加美三國佛教論壇善因結善果,吉祥并圓滿!

    從已成為歷史的世界佛教運動到當代的世界佛教論壇,從上個世紀開啟的中韓日三國佛教會議到本世紀的今天即將召開中加美三國佛教論壇,中國佛教走向世界的腳步幾乎沒有停歇過,走向世界的愿心也更加強烈。

    和諧世界,從心開始。不忘初心,方得遠行。

    愿我們守住這顆心,走好每一步!

    版權聲明:《海潮音》系鳳凰佛教原創專欄,所有稿件均為獨家原創。若轉載必須注明來源“鳳凰佛教”,否則視為侵權,追究法律責任。請關注【鳳凰網華人佛教】微信公眾號、【鳳凰網華人佛教】新浪微博!

    責編:徐上杰 PFO012

    權威觀察 業界風標
    佛教界最具風標品質的傳媒產品

    進入頻道首頁

    鳳凰佛教官方微信號

    想看佛教熱點新聞、人物事件
    掃這里

    推薦閱讀

    • 鳳凰海潮音
    • 兩個和尚鏗鏗鏗
    • 師父來了
    • 悟了么
    • 大師紀
    • 佛視界

    作者介紹

    裴勇:著名佛教文化學者、評論員。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