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0du7s"><label id="0du7s"></label></var>
<blockquote id="0du7s"></blockquote><thead id="0du7s"><del id="0du7s"></del></thead>
<thead id="0du7s"><del id="0du7s"></del></thead>
  • <thead id="0du7s"></thead>
  • <object id="0du7s"></object>
    注冊

    佛教故事:南京瓦官寺維摩詰居士像的來龍去脈


    來源:鳳凰網佛教綜合

    神筆馬良的故事你應該很熟悉吧?你知道東晉時期著名的畫家顧愷之嗎?現在的瓦官寺深藏在小巷中,早已不為人所知,智者大師曾在這里說法,為創立天臺宗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顧愷之的維摩詰居士像已不見蹤影,只留下了這段傳說故事。

    編者按:神筆馬良的故事你應該很熟悉吧?你知道東晉時期著名的畫家顧愷之嗎?請看今天鳳凰網佛教的《佛教故事》,現在的瓦官寺深藏在小巷中,早已不為人所知,但這座千年古剎在日本、韓國很有名,智者大師曾在這里說法,為創立天臺宗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顧愷之的維摩詰居士像已不見蹤影,只留下了這段傳說故事。

    一雙明目生動傳神(圖片來源:鳳凰網佛教)

    公元364年,瓦官寺建成之日,寺院大設齋會,宴請八方名流。正殿內紅燭映照,燈火輝煌,達官顯貴彈冠相慶。瓦官寺新任住持逡巡于賓客之間,紅光滿面,談笑風生。住持郎聲道:“諸位蒞臨敝寺,實乃佛門之大幸,菩薩之榮耀啊!這金陵是寶剎林立之地,貧僧立足未穩,還望諸位賢達多多扶持,踴躍資助,以使香火長久興旺。”住持話音剛落,幾個小沙彌便把事先準備好的紅紙貼子分發到來賓手中,請他們寫上自己姓名及捐款數額。

    在座的多是皇宗貴戚,士族官僚,一個個本來就窮奢極欲,揮金如土,此刻各為顯示自己富有,光耀臉面,均不甘落后,大筆一揮,十萬、八萬銀錢數字赫然允諾于紙上。住持見收益盛豐,興奮不已。此時,有個小沙彌將一張門帖呈給住持,說寺外一書生求見。住持把門帖翻來覆去看了幾遍,說:“有請!”

    殿外進來一位20歲左右的年輕人。他唇紅齒白,儀表堂堂,卻衣著寒酸,向住持拱手施禮道:“晚生顧愷之,恭賀貴寺開光之喜。”滿堂賓客紛紛捂嘴竊笑,萬般輕蔑。住持素聞顧愷之工繪畫,善丹青,畫花花芬芳,畫蟲蟲會鳴,不媚權貴,不慕世榮,乃金陵城有名的才子,但他一貧如洗,身無分文,倘若與達官富豪同座,難免語不投機。于是,住持安排顧愷之在偏席落座。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一官僚子弟踱到顧愷之面前,盛氣凌人地說:“顧相公,在下是粗俗之輩,不懂什么風花雪月,云淡天高,不過嘛……我想請問,在瓦官寺大吉之日,相公能捐出多少銀兩?”顧愷之默然一笑,揮揮手,示意跑堂和尚取來一張紅紙帖,輕松自如地寫下一行大字:“顧愷之募捐銀錢一百萬。”墨跡展開,四座皆驚,各路富豪自嘆弗如,丑態百出。

    齋會散席多日后,那些在紅紙帖上寫過捐錢數額的富豪人家紛紛差人將銀錢送到瓦官寺,唯獨顧愷之不動聲色。住持知他貧寒清高,但又不明白他為何在紅帖上許銀百萬?便打發一個小和尚登門詢問。顧愷之的住所就在瓦官寺附近(即如今的顧樓街),是一座古樸雅致的兩層小閣樓。他平日在家潛心作畫,常將樓梯撤掉,足不出戶,客不入門。小和尚呆立樓前,急得直搓手,只聽樓上窗根一響,顧愷之隔簾俯問:“小師父,你可是瓦官寺派來領取銀錢的?”小和尚仰頭答道:“正為此事。”顧愷之漫不經心地說:“三日內,請瓦官寺住持在大殿清理出一道白墻,其他不必多問。”小和尚回寺將顧愷之所言原本轉述,住持不解其意,仍依言而行。

    三天過去,顧愷之如約來到瓦官寺。他步入大雄寶殿,端視著雪白的墻壁,雙目生輝,兩頰顯露出奇異的神彩,告誡陪同的住持說:“自即日起,大雄寶殿暫歸晚生一人使用,其余閑雜人等不可擅自入內。”住持實不知他有何驚人之舉,只得聽從之。顧愷之在大雄寶殿一住就是三個月。在此期間;除了有專人每日給他送飯送水外,別無他人騷擾。本寺和尚由此經過,常看到大雄寶殿的門森嚴緊閉,殿內燈火徹夜不熄,讓人頗感撲朔迷離。

    顧愷之在大殿蝸居百日后拜見住持。但見他深目隆鼻,面容枯槁,儼若病重之人,神色疲憊地對住持說:“晚生傾注心血,畫得一幅《維摩詰居士像》,請長老敬告全城百姓,屆時來寺賞畫布施。”住持將信將疑,提出先睹為快。顧愷之便引住持至大殿內,手指粉墻,謙遜道:“晚輩才疏學淺,貽笑大方。”住持凝神觀望,墻上《維摩潔居士像》中的維摩詰慈眉善目,面孔清癯,神情莊重,儀態萬千;唯一的缺憾是該像有眼無珠。住持惋惜地問:“施主畫藝絕倫,何不運筆點睛?”顧愷之道:“不可點睛,一點便活,待明日觀者云集,晚生再斗膽獻丑。”

    顧愷之點睛完畫的消息在金陵城被傳得沸沸揚揚。翌日,瓦官寺內人滿為患,盛況空前,顧愷之在眾目睽睽下提起足尺大筆,飽蘸松煙徽墨,手輕筆重,落墨有擲鐵之感,只三兩下,一雙明目生動傳神。眾人把目光一齊投向壁畫,發現維摩潔好似大夢初醒,栩栩如生,衣帶舒卷飄拂,疑是清風徐來,眉目傳笑,神采飛揚,令人驚嘆。“神來之筆,真是神來之筆!”

    看客們歡聲雷動,大把的銀錢雨點般拋進瓦官寺的布施箱內。無論富豪人家還是平民百姓,都為親見《維摩詰居士像》感到快意。連續數日,瓦官寺財源滾滾而來,粗略一算,所得捐款早逾百萬。

    唐代大詩人杜甫曾親臨瓦官寺觀賞《維摩詰居士像》并題詩贊曰:“看畫曾饑渴,追蹤恨渺茫,虎頭金栗影,神妙最難忘。”據說,后來此畫曾被移到鎮江的甘露寺;晚唐一皇帝傾慕其名,又把該畫收藏在長安的宮殿內。

    歡迎關注鳳凰網佛教官方微信公眾號 “覺悟號”,做智慧的傳播者!

    [責任編輯:徐上杰 PFO012]

    責任編輯:徐上杰 PFO012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泡泡直播

    鳳凰網佛教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