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0du7s"><label id="0du7s"></label></var>
<blockquote id="0du7s"></blockquote><thead id="0du7s"><del id="0du7s"></del></thead>
<thead id="0du7s"><del id="0du7s"></del></thead>
  • <thead id="0du7s"></thead>
  • <object id="0du7s"></object>
    注冊

    佛教故事:真的是佛陀沒有普度眾生嗎?


    來源:鳳凰網佛教綜合

    你是否質疑過佛陀普度眾生的宏愿?你是否想過“佛陀什么時候才來度我呀”?其實并不是佛陀忘記了你,反倒是你沒有下定決心跟隨佛陀的腳步學習佛法……

    編者按:你是否質疑過佛陀普度眾生的宏愿?你是否想過“佛陀什么時候才來度我呀”?請看今天鳳凰網佛教的《佛教故事》,其實并不是佛陀忘記了你,反倒是你沒有下定決心跟隨佛陀的腳步學習佛法,每個人的因緣不同,祝你早日發無上緣,結上上緣!

    以我一生清凈修行的身教,展現出來教化他們(圖片來源:鳳凰網佛教)

    有一次,佛陀在摩揭陀國那爛陀地方游化,住在那羅村一位賣衣人家的芒果園中。

    當地有一位村長,因為他家世襲以鍛造刀子為生,家族就以“刀師”為姓。

    這天,這位刀師村長去見他的老師尼干子,尼干子對他說:“你會不會以一種兩難的詭辯術,論敗沙門瞿曇,讓他啞口無言?”

    “老師!有什么兩難的詭辯術,可以論敗沙門瞿曇,讓他啞口無言?”

    “你先問沙門瞿曇,看他是不是要普渡眾生,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也贊嘆能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的人。如果他回答‘不’,那就嘲笑他跟平凡的愚夫沒什么不同。如果他回答‘是’,那就質疑他,為何只對一些人說法,不對一切眾生說法。這樣的兩難詭辯術,就可以論敗沙門瞿曇,讓他啞口無言。”

    刀師村長受了尼干子的慫恿,就到芒果園見佛陀,想用尼干子所教的那一套來問難佛陀。

    刀師村長說:“瞿曇!你不是要普渡眾生,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也贊嘆能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的嗎?”

    “村長!長久以來,如來一向是慈悲利益一切眾生,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也常常贊嘆能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的人。”

    “瞿曇!如果這樣,那為何如來不對眾生一視同仁地說法,只對某些人詳盡地說法,而對其他人卻不詳盡地說法呢?”

    “村長!讓我來問你,請你照實回答。譬如,有人擁有三塊田,第一塊很肥沃,第二塊中等,第三塊很貧瘠又帶有鹽分,村長!你說田主人會先選哪塊田播種?”

    “那當然是選最肥沃的那塊先播種耕作啰,瞿曇!”

    “然后呢?村長!”

    “然后再選中等的那塊,瞿曇!”

    “最后呢?村長!”

    “最后剩下來的種子,才考慮去播種最貧瘠的那塊,或者根本就放棄那塊最貧瘠的不播種,將剩下來的種子拿去喂牛。”

    “為何要這樣做呢?”

    “這樣才不會浪費種子,將來的收成也會比較好啊!”

    “村長!我也是這樣。那些傾生命的全部投入,跟隨我出家修學的比丘、比丘尼們,就像是那最肥沃的田地,所以,我樂意常常為他們說全然純正的善法,同時也以我一生清凈修行的身教,展現出來教化他們。為什么我會這樣全心全力地教導他們呢?因為他們聽了我的教說后,會以我的教說為安住處,為依靠的島嶼,為保護,為庇蔭,為歸依,他們能常常這樣地自我反省,自我勉勵:‘世尊教導我的,我都要憶持實踐,使自己能得到利益安樂。’

    村長!而我的在家弟子:優婆塞、優婆夷們,就像那塊中等的田地,我也樂意常常為他們說純正的善法,展現我清凈修行的身教,而他們也會依循我的教導,努力修學,使自己能得到利益安樂。

    村長!那些像尼干子之輩的外道異學,就像那塊含鹽分的貧瘠田地,我也樂意為他們說純正的善法,展現我清凈修行的身教,他們能聽進去多少,就算多少,即使只聽進去一句法,也能享有一句法的利益安樂。“

    “好奇特喔,世尊!用這么善巧的三種田作譬喻解說。”

    “村長!讓我再打個比方:譬如有三個水瓶,第一個水瓶完好無缺,也沒有漏水裂縫,第二個水瓶外觀完好,但有漏水裂縫,第三個水瓶不僅有漏水裂縫,還有缺損,村長!你想人們會先使用哪個水瓶來裝水?”

    “瞿曇!當然是先用那個完好無缺,也不會漏水的水瓶了。”

    “然后呢?”

    “瞿曇!然后再用那個外觀無缺陷,但有裂縫的水瓶。”

    “如果兩個瓶子都已經裝滿了,還有剩余的水,怎么辦?”

    “那只好拿那個有缺損的破瓶子來裝了,或許還能短暫儲存,作小小的用途,也或許根本不使用它,將剩余的水拿來洗碗盤。”

    “村長!那完好無缺,也沒有裂縫的水瓶,就像我比丘、比丘尼出家弟子們,那稍有裂縫的水瓶,就像我優婆塞、優婆夷在家弟子們,而那破損的瓶子,就像尼干子之輩的外道異學。”

    佛陀輕易地就連舉兩個貼切的例子,論破了尼干子自以為萬無一失的兩難論,聽得刀師村長大為恐怖,毛骨悚然,趕快頂禮佛足,懺悔說:“世尊!我是那么地愚癡,不辨是非,竟然在世尊面前胡言妄語。”

    歡迎關注鳳凰網佛教官方微信公眾號 “覺悟號”,做智慧的傳播者!

    [責任編輯:薛彤 PFO014]

    責任編輯:薛彤 PFO014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泡泡直播

    鳳凰網佛教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