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0du7s"><label id="0du7s"></label></var>
<blockquote id="0du7s"></blockquote><thead id="0du7s"><del id="0du7s"></del></thead>
<thead id="0du7s"><del id="0du7s"></del></thead>
  • <thead id="0du7s"></thead>
  • <object id="0du7s"></object>

    008

    鳳 凰 佛 教 出 品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佛教經典教給了我們什么?

    編輯:馬本州   

    所謂經典,乃經久不衰的萬世之作。品閱經典如與圣賢交流,其寥寥數語常令人長久深思。初讀時候,明白的少,不明白的多,這是常態。然多讀一遍就多增一番感悟,甚至出現后來認識全面推翻最初認識的情況。佛教經典其內容博大精深,除佛教教義外,也包含了政治、倫理、哲學、文學、藝術、習俗等方面的論述,是人類歷史上一筆豐厚的文化遺產。

    佛經讓我的紅塵之路多一些快樂的元素

    作者:龍女

    我喜歡上佛經,是來源于父親,每看見父親參佛尊供,總會在旁偷笑。在記憶深處,父親是威風凜凜挎槍的,反之做如此精細的動作,著實不解。所以在心里常笑父親。有一次心情不好,我靜靜的坐在父親的佛堂。靜靜的看著幾尊佛,看著看著,越發的覺得威嚴;那自若的神態,讓我不敢在癡傻的看下去。于是那一刻,我發現我喜歡上那威嚴而坐的佛了……

    開始看父親的佛書,才發現佛經中的精華部分,實在是人生一直需要參悟的。因為人的貪念無時不在,所以佛要求人要學會放下,舍得。佛學中的大智慧,其實是紅塵中的人誰都可以參悟到的,但是說做到,我想沒幾個人可以做得到的。人們大多迷戀都市的繁華,迷戀美女的淺笑依依,迷戀出手金銀的闊綽,迷戀所有喜歡而得不到的東西……

    佛說:“學佛第一個觀念,永遠不去看眾生的過錯。你看眾生的過錯,你永遠污染你自己,你根本不可能修行。”這話太淺白易懂了。但是你讓人真正的去貫徹去執行,那實在是難上加難哪!“我見,我愛,我癡,我慢”四煩惱,是佛家力求要消除的。可是誰人能消除掉呢?因為消除不掉,所以才會有了人類與人類的分爭,才會有了人與人之間的恩怨,才會有了今生與來世的對于得不到事物的企盼。這種癡傻是要不得的,在佛學里,要力求批評的。放不下世俗心,就難登修行的最高峰。

    “你要包容那些意見跟你不同的人,這樣子日子比較好過。你要是一直想改變他,那樣子你會很痛苦。要學學怎樣忍受他才是。你要學學怎樣包容他才是。”這是佛的理念。我想這話看用在什么地方。如果用在家庭過日子,倒也相安無事,要是用在外交場合,豈不是弄個國土盡失。所以我一直理性的看待佛學,當然對于佛學的愛,并不意味著我們全盤的接受,接受也要受環境的制約。

    佛學一直是我心里的摯愛。總覺佛學的精典自己可以參透,但是一生都無法做到。因為一生都無法放下執著心的。這對于事物的過份執著是佛經中的大忌。在紅塵中游走,我知我一生都無法放下,無法不去索取。我喜歡一切華美的東西,我喜歡一切可以讓我舒服享樂的東西,我得不到的東西,只要我喜歡,我會一直惦念。這樣的心態,既便是參透了佛學,又于事無益的。所以我說:我愚昧而頑劣!

     “眼睛不要老是睜得那么大,我且問你,百年以后,哪一樣是你的。”“當你煩惱的時候,你就要告訴你自己,這一切都是假的,你煩惱什么?”這同樣是佛的話。這話要是說給一直想自殺的人,得,那人沒救了。佛學有許多的話,讓人看著有點心灰而意冷。所以我對佛學總是挑肥揀瘦的接納的。人生百年一場,生死,恩怨,哀痛……無一不會發生在自我身上,這也是一個時間問題。所以快樂應當是我們追求的,享樂亦如此啊!沒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我們只擁有今天,所以要學會把握今天……

     看淡春花秋月的人,是她早領略其美了。看淡物質享樂的人,我想在他的內心也真正的要達到了修行的標準了。在紅塵中可以看淡物質享樂,實在難能可貴呀。

     “每一種創傷,都是一種成熟。”這話也是佛說的,這話我甚愛之。是呀,因為有了傷痛,才會有了對某種事物的清醒。也因此可以放下執著心。不驚嘆花的美,是因為在花開后;可以看出其枯萎的本性。不驚嘆浮華和奢侈所帶給人的感官享樂,是因為看透了名牌和非名牌一樣能遮風擋雨。人不管高低貴賤,一樣要接受死神的邀請。每一種成熟都是心路歷程的一種滄桑的見證……

    “一切惡法,本是虛妄的,你不要太自卑你自己。一切善法,也是虛妄的,你也不要太狂妄你自己。”佛經與我心,是一種規勸,一種檢驗,一劑清心的良方。雖然我做到的并不夠,但是我總是力求讓自己學著去做。我因此學會了寬容和豁達。瑣碎的小事于我,學會了視而不見,天大的大事于我,是佛的旨意,我在意也無濟于事……

    紅塵前路,學會取舍的靜靜的往前走,便會發現春花秋月,各彰顯其美。紅塵之路,如白駒過隙,如何要計較那么多呢?豈不是失了做人的樂趣。“永遠不要浪費你的一分一秒,去想任何你不喜歡的人。”佛的理念,其實就是你走向快樂的良藥啊!我珍愛佛經,但是我不盲從,亦不執念于佛經。我卻愿意從內心修正自己的品性,讓我的紅塵之路多一些快樂的元素。

     

    佛經之中盡是好文章

    作者:揚州孫香我

    聽說,對那些瞎改他文章的編輯,張中行曾出過惡聲:“改我一字,男盜女娼。”不知道的人,以為這老頭子倚老賣老,太不講道理,你再是什么名家,文章做得再好,當真就一字也不能動嗎,還罵出這么難聽的話來。我卻有點能理解,怕不能怪老先生。一次張中行的文章中有個“娑婆世界”,到了編輯那里,大概以為老頭子老眼昏花了,什么娑婆呀,沒聽說過,把婆娑寫倒了吧,就大筆一揮,給改成了“婆娑世界”。憑良心講,碰到這樣的編輯,真的不能怪老先生要出惡聲了,換了誰怕也都要開罵的吧。不是我說現成話,老先生的這篇文章要到了我的手上,敢肯定,我是一定不會弄個“婆娑世界”討罵的,這樣說好像我比人家編輯的水平還高似的,其實一點點這樣的意思都沒有,只是我這人喜歡亂翻書,偶爾也會讀點佛經什么的,碰巧知道佛教里的的確確是有個“娑婆世界”的。

    記得那年第一次去香港,拖了大半箱子的佛經回來,到了祿口機場,好像是個武警,大概是見這只箱子沉甸甸得有點可疑,讓打開檢查,見一只大箱子里面差不多都是佛經,武警抬頭再把我看看,估計心里在嘀咕:這家伙也不像個和尚啊。是的,我不是小僧老衲,也不是在家的居士,但我真的是常常喜歡讀點佛經的。喜歡讀的原因是什么呢?記得周作人曾回憶過魯迅:“魯迅在一個時期很看些佛經,這在了解思想外,重要還是在看它文章,因為六朝譯本的佛經實在即是六朝文,一樣值得看。”而知堂自己也是讀過不少佛經的:“我只是把佛經當作書來看,而且是漢文的書,所得的自然也只在文章及思想這兩點上而已。”真不是攀附先賢,我之喜歡翻翻佛經,確實是和這兄弟倆有一點契合的,雖說也是想了解一點佛經里的思想,但更多的我還是把它當作文章來欣賞的。比如一部《金剛經》,我就是時常要讀讀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樣的思想,的確是很叫人佩服的,據《六祖壇經》記,當年惠能初見五祖,聽講《金剛經》,聽到這八個字一下子就大悟了,五祖便將衣缽傳與他,成了禪宗六祖。說老實話,這八字真經,就是對像我這般的愚頑之輩,亦是如同棒喝,叫人恍然大悟的。但我之喜歡《金剛經》,除了它的思想,對其文章亦是佩服得不得了的。你看它開頭就寫:“一時佛在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只是老老實實的記錄佛祖穿好衣服,拿著討飯家伙,進城挨家挨戶要飯,要回來吃飽了,收拾一下衣服飯碗,再洗洗臟腳,然后鋪好位子,坐下打坐。平常的佛祖,平實的文字,多好的文章啊。你想想,這要讓如今那些個專會寫美文的作家們文人們來寫,那還得了,是寫經啊,寫的又是佛祖出場,還不鋪錦列繡、妙筆生花,寫得神光四射、云里霧里啊。說出來不怕人家笑,我年青時也是喜歡看所謂美文的,很是佩服那些作家真是太有才了,怎么寫得那么漂亮呢。但如今,對那些個美文的感覺,我不說謊,就只剩下一個字,膩。翻了幾十年的書,若到今天還不能識得一點文章的高下好丑,豈不冤枉。如今喜歡的,正是《金剛經》這樣的文字,質樸,平實,辭達而已矣,這才是好文章呢。

    知堂曾慨嘆:“士大夫不讀佛書以為正派,卻亦即此吃虧不少了。”這話真不是瞎說,單單以文章論,中國自唐宋八大家開始的一些文人,專會寫那放言高論、鏗鏘有力的大作,要么就是擅長寫那雕龍鏤鳳、詩情畫意的美文,就是不肯老老實實的說話,平平實實的作文,怕正是吃了不肯讀讀像《金剛經》這樣的好文字的虧吧。所以知堂老人又誠懇的說:“我不敢妄勸青年人看佛書,若是三十歲以上,國文有根柢,常識具足的人,適宜的閱讀,當能得些好處。”這話也算得是金針度人了。當然,如若你對佛經一點興趣也沒有,知堂這話你也可以不聽他的,但你因此也就錯過了欣賞一些好文章,這卻是一點不假的。小和尚念經,他要記詞句,老和尚看經,他要了生死,反而是我們這般凡夫俗子,沒有那些個負擔,可以一味只把佛經當文章來欣賞,不亦快哉,你要還是不曉得讀,那真的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反正吃虧的又不是別人。

     

    佛法給了我生命與慧命

    作者:慈清

    我是在1991年10月7日蘇州靈巖山寺佛法僧三寶前明學法師為我授受三皈。從此依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老實念佛來要求自己,剛皈依時,我開始吃十齋,來鍛煉自己斷葷;受五戒后,從此持長齋吃素。

    在未跨進佛門前,對佛法不了解,自認為是迷信,根本不相信有佛菩薩。但因業障深重,身子很弱,患有類風濕關節炎,十分痛苦。因不知道身病乃是殺生所受的果報,到處求醫,每個醫生各有說法,藥吃了不少,也沒見好轉。幸承宿世善根,因緣成熟,得到一本《覺海慈航》,把我引入佛門,皈依了佛法僧三寶,從此戒殺放生,念佛念觀音。

    1992年在靈巖山佛經流通處聽一位師傅說北京有講解凈土法門的光碟和錄影帶請,請來聽了之后,了解了一點凈土法門的知識和修持方法,讓我受益匪淺。增強了逐步了解佛法奧妙的信心。

    然后又非常幸運有位同修給了我一套《印光法師文鈔》,我如獲至寶。改往修來,灑心易行。

    《文鈔》的文字般若,是我修持路上的指向燈;似甘露法雨從頭到腳灑在我身上,一陣清涼,所受的感受真是無法用語言所能表達。繼后則常自省察,自知慚愧,精進修持,在為人處事,做人的標準上,進一步完善。把修持與日常生活中聯系起來,使自己貪嗔癡淡一點,向戒定慧靠近一點。只要有空我就學習祖師大德的著作,歡喜信受。以老實念佛,求生西方為宗旨。

    1998年農歷二月十五日也是在蘇州靈巖山寺佛法僧三寶前明學法師為我授受五戒。從此長齋念佛,以真為了生死,和深信切愿意持佛名號作為自己修持的座右銘。

    但由于殺業太重,在1999年又患心臟病,病假在家休息半年,身體弱,念佛吃力,我一直隨念佛機念佛。有好幾次我在半醒半睡中看到有冤家債主來掐我的喉嚨,都被我念佛而驅走,有一次,還聽到和看到有兩個人站在我床下面像拿了個本子,說我沒幾天壽命了,我聽到后使盡念佛,一直念到醒來。同樣的惡夢反復連續好幾天。都被我的念佛而消除。

    病到方知身是苦,健時都被五欲迷。

    如果不是佛菩薩祖師大德護法神的加被,我怎能知道凈土法門?怎么能度過難關?是佛法啟迪與幫助了我,使我改變了命運,深深地感謝佛菩薩祖師大德的慈悲與恩德。我要將此深心奉塵剎,一句佛號求解脫。我之所以有今天,全靠佛法給了我生命與慧命啊。

    南無阿彌陀佛!

     

    經典之中論圓融博大佛教經典為冠

    作者:覺希

    《百家講壇》推出系列節目“我讀經典”,一部分《百家講壇》的主講人分別宣講了對研讀“諸子百家”的心得與感悟。節目中提出這樣幾個問題:什么是經典?怎樣讀經典?為什么要讀經典?經典的現實作用是什么?

    佛教中的“佛言祖語”較之“諸子百家”思想,更加圓融而博大精深,“諸子百家”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為思想基礎,并沒有超越人性范圍,而佛教經典對于“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而言,只是很不究竟的一部分,佛教的精神實質最終以人性的圓滿超越人性而趨向佛性的無余涅般,即大覺悟、大解脫。所以,我們讀誦佛教經典的重要性就越發突現。

    經典是流經百世而不衰的,是指導人性完善的思想意識體系,是常讀常新的認知。一部佛經我們初讀時,完全沒有什么烙記可言,盡管我們熟讀萬遍,對佛經的感悟也不會一成不變的,隨著自己社會閱歷的豐富、對人生的體悟,回頭再讀佛,便有了全新的感悟。佛經在人們各個時期都有著一定的凈化思想、陶冶情操的作用,同一部佛教每個人去讀誦,反映在心靈深處的東西是不一樣的,一個人在不同時期去讀,體會也會不一樣,所以,弄懂弄通佛經是不盡然的,它是隨著人格的層次的提升而日久彌新,這也就是說我們去讀誦佛經不是以一項學問去研習,而是以奠定我們人生思想基礎,修正我們的思想意識來奉持一生。對于經典自稱完全讀懂的人,一定是在自欺欺人,在我們自認為完全精通佛經的若干時間以后,再讀同一部佛教,感悟將是嶄新的。精通只是技藝的熟練,經典卻是思想認知的日新月異。

    “學以致用”是經典的現實作用,“半部論語治天下”,不是說背誦或弄通了《論語》就可以行治天下,而是說以《論語》的思想精髓指導規范自己的思想行為、化解現實當中的矛盾、解決現實所遭遇的難題,這才是《論語》的現實意義,“死讀書”與“讀死書”在現實中是毫無價值的。讀誦佛經道理也是一樣的,佛經就是成佛之路的指引方法,這條路我們不是行走在“佛國”,也不是“天馬行空”,而是一步一個腳印行走在我們所處的世間,這就要求我們讀誦佛經與現實生活巧妙結合起來,在完成人格的同時,佛格也就水到渠成了。“佛言祖語”是最具其現實意義的,根本的反映就是佛教提出的“方便說”,在現實社會許多無奈面前,假以方便,即“借假修真”,最終達到成就道業的目的,這是佛陀大慈悲的流露,也為我們解決現實問題提供了保障,通過佛經的奉持,不但凈化我們污染的心靈,更能面對現實問題而勢如破竹、迎刃而解。這才達到我們讀誦佛經的目的。

    我亦凡夫,我們可以用一整天讀完一部文學作品,但一部經典我們一定要用一生的時間去讀誦,因為經典在我們一生當中的作用恰如一句詩詞所道“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疑無路”是人生的寫照,“又一村”是人生的企盼,架起通達的橋梁便是一部部的經典。

     

    下期話題預告:佛教經典教給了我們什么?(續)

    • 責編:馬本州
    • 出品:鳳凰網佛教
    • 鳳凰佛教微博
    • 鳳凰佛教微信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鳳凰網保持中立

    讀佛經讓我活得更快樂 佛經之中盡是好文章 佛法給了我生命與慧命 論圓融佛教經典為冠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